阿里信息网 欢迎您!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正文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间谍来还色诱男学生窃取情报丢人

字号: 更新时间:2019-08-23 09:16:29 来源:本站 点击数:174

  2000年后,到学习和交流的学生越来越多,这些学生大都来自重点大学,很多都是在读的硕士和博士。既然是学习和交流,自然就会接触形形色色的人,但这些学生可能很难想象到,在接触的过程中,他们可能已经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了。

  2011年,18岁的小哲正在一所重点大学机械专业读二年级,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他得到了去义守大学学习交流的机会。初到,性格外向,精力充沛的小哲急于结识新的朋友。一次,小哲参加了同学组织的聚会,聚会上除了学生,还有几名青年,活跃的小哲成了其中的焦点人物。

  小哲的表现被同桌吃饭的一名女子看在眼里,饭后这个女子主动找到小哲,自我介绍叫许佳滢,年纪比小哲大几岁。她除了对小哲的才学表示欣赏之外,还与小哲聊了聊日常爱好。

  几天后,许佳滢就约小哲去了KTV,小哲喝醉了酒在卫生间呕吐,许佳滢跟过去又是拍背又是揉虎口,如此体贴关怀让小哲很是感动,他也感觉到这位姐姐对自己的情意不一般。一个月后,两人相约旅行,在路上,许佳滢不厌其烦地打听关于小哲的各种情况,比如亲戚中有没有公务员,能不能接触到政府的一些文件,并且告诉小哲这些文件还可以卖钱,还让小哲把自己的学习情况,以及他个人在学校的学业情况都如实报告给许佳滢。

  这时,小哲完全没有意识到许佳滢对他所学专业所表现出的兴趣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程度。而他所学习的专业,可以接触到不少国防科工的机密。当天一下车,许佳滢就主动向小哲表了白,并在当晚与小哲发生了关系。这时,小哲的交流学习即将结束,很快要回了。许佳滢以恋人的身份向小哲提出要求,让小哲回去以后,及时把他取得的成果发过来和她分享,彼此做对方的眼睛。

  这是小哲回到后,他和许佳滢之间的通信内容,他们像普通恋人一样,频频通过邮件和微信表达爱恋和思念。但与一般人不同的是,许佳滢对小哲的专业学习情况总是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兴趣。

  每天小哲都会把自己生活学习的情况发给许佳滢,许佳滢向小哲提出要一些具体的内容,比如学校实验室的基本情况等。

  小哲对许佳滢有求必应,而许佳滢也投桃报李,她对小哲说,学生都比较辛苦,如果在学校缺钱可以跟自己要,小哲有次遇到了困难,就和许佳滢借了五千块。

  许佳滢借钱很爽快,但借钱之后对小哲说,钱好借,人情难还,其实是在提醒和告诫小哲,拿钱就要办事。

  小哲就读研究生后,得以参与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些项目,而许佳滢对他的要求也开始变本加厉,越来越多。小哲渐渐感到许佳滢的要求不正常,对其身份产生了怀疑,他想摆脱对方,一度和许佳滢断绝了关系,没想到分手却没那么容易。许佳滢四处给小哲的同学和亲友发邮件,说小哲是一个骗子,在向许佳滢表示好感,并且勾引她。

  据陕西省厅干警介绍,小哲总共向许佳滢提供了涉及我国防科工的近百份情报,也收到了许佳滢的一些报酬,总共折合人民币45000元。

  2014年,许佳滢的活动被部门发现,小哲的行为被立即制止。至此,小哲相处三年的所谓恋人的真面目被揭露出来。原来,许佳滢的线月出生,比小哲大了整整16岁,是军情局的间谍人员。她用尽手段引诱小哲,从而对小哲实施控制,就是为了获取情报。而小哲在色诱之下,最终没能守住底线。

  为了获取情报,间谍使出色诱的手段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实际上,一些看似普通平常的交往,也会隐藏着危险。学生在学习的时候由于远离家乡,交友心切,的间谍人员就会利用这样的心理特点找各种机会去接近他们。

  小刘是国内某大学学系的研究生,2012年作为交换生到淡江大学学习。初到陌生的环境,小刘觉得很寂寞,就在假期约着同学一起在岛内自由行。一个认识不久的当地人特别热情,主动提出给他们当导游。第一次见面,这个朋友就给小刘和同学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个子很高,长相白净,待人亲切热情。

  见面后,这个朋友为小刘和同学忙前忙后,而大家连对方的姓名还都不知道,当小刘问的时候,对方显得有点腼腆,只说了自己的外号,叫陈小自。

  陈小自的加入,让这趟行程格外丰富和开心。他推荐给小刘和同学的五六种当地小吃都特别美味,还买到了紧俏的演唱会门票带小刘和同学去看,同时他也会组织一些小游戏逗大家开心。陈小自说他是学网球专业的,就是休闲体育,平时的工作就是教别人怎么玩。

  作为好朋友,陈小自经常给小刘打气,还鼓励小刘回后报考公务员,说等小刘当了大官就来找她。当时小刘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直到有一次陈小自找到她,说自己换了工作,单位想找的熟人帮忙到一个航展拍点东西,可以解决食宿还给几千元的跑腿费。

  后来陈小自又找过小刘几次,因为觉得陈小自可疑,小刘断绝了和他的联系。陈小自与多名学生勾连,最终进入部门的视线。陈小自有时也叫陈佑诚,线月出生,军情局间谍人员,近几年,陈泰宇在大学、淡江大学、国立中正大学等高校物色学生,实施拉拢策反。

  类似的事情并不少见,比如学生要去参加学术交流,通常需要通过当地一些基金会联络接洽,而就在这样的联系过程中,也可能会遇到别有用心的人。2014年,学生小路到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该活动由某基金会接洽,负责接待小路的是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男子林庆哲。

  小路在台期间,林庆哲几乎全天候陪同。在交往的过程中,林庆哲了解到,小路所在的院校涉及国防科工机密,并且能接触到相关资料。他很快与小路交上了朋友。回来后,林庆哲希望小路能帮他点忙,有报酬;说他有一个朋友对航空航天类的信息特别关注,有时候想找一些国内的资料找不到,看她能不能帮忙收集这方面的信息。

  小路看林庆哲要的都是国内公开发表的学术杂志和专业期刊,找起来并不难,加上林庆哲出手阔绰,随便找找就能拿到不少钱。小路把这当做一份兼职,开始频繁为林庆哲搜集资料,共拿到了15800元人民币的报酬。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很久,部门就找到了小路,这时他才知道林庆哲的真正用意。林庆哲的真实姓名是林家辅,军情局间谍人员,1984年6月出生,通过参加某基金会的活动,以志工名义和参加基金会活动的学生进行接触,从中物色有策反发展条件的学生。

  北京市局干警介绍,间谍人员最初让学生搜集的内容并不属于情报范畴,但其实他们这样做有着更深的考虑。给这些学生一些钱,然后步步深入,把他套牢,套牢以后想甩都甩不掉。

  近年来,间谍组织对赴台学生的策反活动日渐猖獗,台谍之所以拉拢策反学生,看中的是他们正处于上升发展阶段,有着广阔的就业前景。

  核心提示: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

  的间谍特工系统,延续了在时,由传奇人物戴笠一手打造的体系。戴笠1946年在南京死于后,其所创下的“军统”虽在绵延发展下来,60多年来却从未出过什么特殊人物,也没做出过特别的大事。

  3月初,《中国时报》以独家专访的形式,刊出“铁头功杀手级情报女超人”的专题报道,以整版的篇幅,对女特工的“威武”形象大加赞扬。但对情报界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情报女超人”,其实根本贻笑大方。

  报道中称,1971年,“国防部情报局”(后与“国防部特种情报室”合并,组成“军事情报局”,简称“军情局”)曾训练4位“武功高强”的女性情报员,专责“行动制裁”,代号为“四一工作队”。余美慧就是这4人之一。

  据她说,自己受训3年多,擅长铁头功,还可将筷子射入木板,爆破、跳伞、刀枪棍棒与拳脚等功夫也样样精通。3年间,她每天上午学习广东话与英文,还上情报专业课,其他时间则练功。她所说的“练功”,也与武侠小说里的“练武”颇为类似。她说,每天清晨,她们会穿上几十公斤重的铁砂上衣,从台北市最北端的北投区跑到北端的阳明山;夏天,到了正午11时,教练会准备4张榻榻米,先铺上7床棉被,在太阳底下晒烫,等吃完午饭,就叫她们换上短汗衫,盖着棉被睡午觉, 这叫“蒸骨”。“刚开始哪睡得着,难过得好像有1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蒸完骨,每人得喝四大杯蜂蜜水,喝不下,教练会逼着喝。那时没有女性保养品,教练规定每天要用蜂蜜涂手保养,这样才能让女生的手比较细白,不会被看出有武功。”

  但对照余美慧提供给报社方面的照片,她似乎完全与“女超人”三个字沾不上边。虽然照片中的她能“手劈木棍”、“用筷子射进木板”,但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武功”。“劈木棍”的照片中,那根木棍的直径也不过四五厘米左右,还有一位男特工用脚将其压在长板凳上,另一端伸出凳子约1米,普通壮汉都能用手将其劈断,任何一位学过跆拳道等技艺的女士,也都可以空手击破三四厘米厚的木板。

  出身背景也成了余美慧的“破绽”之一。据特工界人士透露,戴笠曾立下规矩:要对特工人员的身家进行绝对细致的调查,不能随便招人就用。过去,蒋介石身边的侍卫大多由戴笠训练,几乎全是与老蒋同乡的浙江籍子弟兵。蒋经国后,已没那么多浙江子弟兵,其所用的侍卫就大多是金门人,因为蒋经国对金门人“放心”。可见,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到特工系统的。

  余美慧却这样描述自己“入选”的过程:“我是南部乡下人。亲戚在情报局工作,问我要不要去学体育、英文与国文,(学完后)工作由国家安排,但没有提‘情报’二字。我想这就等于念大学,于是报了名……到台北情报局测试时,(我被)吓一跳,有20多人,有人就坐在地上抽烟,嘴唇黑黑的,也有人是做酒女的。”这段话,足可证明余美慧当时所参加的,绝不是什么正式的情报人员考试。一来,对核心情报人员的招募绝不会瞒着报考者,而假借“学体育、英文与国文”之名,二来,更不会允许“酒女”报考。

  如此看来,余美慧其实只能算情报界最基层的特工,甚至是其中随时可被抛弃的外围分子。在世界各国的情报战中,这类角色比比皆是,却将她们当成宝。她甚至将谍报人员最基本的“一日成为谍报员,就应终身如影子般不为世人所知”的沉默原则抛在脑后,大大咧咧地将自己曝光在媒体上。仅从这一点来说,她就根本“不及格”。

  据记者了解,上世纪70年代,由蒋经国一手创立的“作战学校(原先称政工干校)”,的确曾大量招收女性谍报人员,但主要招收对象并非市井中人,而是已在政工干校接受4年教育并已通过毕业考核的女军官。选拔要求十分严格,女军官的语言天分、外形、主动性、演艺天分、是不是临危不乱、脸皮够不够厚等,都是挑选的标准。而余美慧自称,自己“受训时有81公斤”,与这个要求实在有很大的出入。

  即便是被选上的女军官,其所执行的主要任务,也只是“渗透到社会各界,随时提供各界人士的最新动态”,而并非所谓的“制裁行动”。

  据老一辈的特工人员回忆,的确有一些专门负责在内外暗杀“敌人”、制裁“变节者”的“核心特工”。如曾负责刺杀江南(本名刘宜良,《蒋经国传》作者)的杀手陈启礼,不仅是黑社会的老大,也与军情局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唯有这种人,才能得到高层的信任,被委托执行暗杀任务。陈启礼也的确终其一生守口如瓶,从未讲出刺杀江南的。

  反观余美慧等人,当时虽的确被军情局所吸收,接受了一些体能、武术训练,但这只是最基础的训练。当局也确实成立了所谓的“九一工作队(成员为20名男性)”和“四一工作队”等“制裁行动队”,却并非都是从事暗杀制裁工作。据称,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曾被派往香港或滇缅地区潜伏,更多人则是在受训结束后便留在军情局内部,和所谓的“制裁”工作根本无关。

  据记者了解,在“九一工作队”的20名男特工中,只有一位名为苏英中的特工曾被派往老挝,后奉命到长期潜伏。而苏英中刚潜伏没多久,就被有关部门抓获。

  “四一工作队”的4位女性特工中,有两名曾被派到香港,以“舞女”身份作掩护潜伏下来,执行军情局交付的任务,不过也很快就被方面识破身份。军情局连夜安排渔船将她们接回。

  那之后,这两名女特工再也未被相关部门重用,因此,“四一工作队”很可能从未执行过任何一件所谓的“制裁行动”。而据记者了解,可以说从未真正派出过“女杀手”。

  事实上,纵观目前已曝光的女特工,绝大多数都只是负责交通联络,或以美色诱人换取情报、利用人们对年轻女性疏于防范的心理窃取情报,没有一位是担任过“制裁”任务的。

  1993年毕业于大学系的程念慈,在毕业后成为“国安局”首批招募的女大专生情报人员、第一位外派的女性文职人员。在被派到美国后,她如鱼得水,迅速与一些美国政府官员打得火热,被戏称为“直通美国国务院的通行证”。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凯德磊,就是在2002年迷上了程念慈。此后,凯德磊甚至在没有向美国国务院高层报备的情况下,私自到,并将美方的一些机密情报提供给程念慈,再由她转交给情报单位。2004年9月,《华盛顿邮报》在头版报道了此案,程念慈很快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逮捕和起诉。她的“大名”也很快传遍。

  但迄今,除了程念慈,再没有一名女间谍的“事迹”为普通民众熟知。相反,女间谍在社会向来都得不到认可,不少人对她们并无好评,甚至瞧不起她们,认为她们凭色相工作并不光彩。

  另据媒体报道,上台后,一度将情报工作的重点放在、美国与日本。针对,间谍加强了在民间的活动。有报道还具体指出,派出的男女间谍有“两扮三亲”的情报搜集策略,“两扮”是扮台商、扮娱乐业老板。“三亲”是亲近特定对象妻女、亲近特定对象熟悉的“小姐”、亲近美女,其中前两项由男特工负责,后一项则是由女间谍负责招揽美女并指挥她们拉拢特定对象,进行情报搜集。

  虽然使出了百般招数,但“成效”并不显著。有人分析说,此次《中国时报》大肆报道“情报女超人”、“女杀手”,其实只是情报系统在给自己壮声势罢了。

上一篇:互购街APP是正规平台吗?具备什么资格?互购街怎么注册咨询果大YJ全网扶持奖励最高--伦娜综合门户网

下一篇:以来习这样抓作风建设